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

想去澳洲出国打工 交了1.98万元中介费 中介公司却人去楼空

中国国际劳务信息网(2020-11-18 09:50:43) 点击数:198

  

楚天都市报11月16日讯   看到朋友圈的中介广告后,在武昌一家出国劳务公司交了1.98万元中介费,对方称可以介绍去澳大利亚出国打工做擦车工,月收入3万元人民币。岂料劳务公司收款后,以客户没有通过电话审核为由,拒绝退款。16日,从陕西咸阳赶来武汉的黄先生说,如今这家名为武汉金诚至鼎劳务有限公司的中介人去楼空,工作人员也失联,他和其它受害者不知如何追讨损失。

为出国打工交了1.98万元中介费

黄先生是陕西宝鸡人,在咸阳从事销售工作,生意好时月入八九千元,生意差时月收入仅三四千元,因为要养孩子,还得还房贷,他觉得经济压力有点大。去年12月,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则出国打工广告让黄先生看到了希望。

“我平时做销售,加了不少人,其实发广告的那个人我也不认识。”黄先生说,广告称面向全国招人去澳大利亚等26个国家出国打工,月薪2.4万到5万,华人雇主,无需外语,有无技术均可,快速出签。

看到这个广告,黄先生心动了,他拨打了广告中的电话,对方称公司在武汉,让他到武汉公司来了解情况。12月23日,黄先生坐飞机来到武汉,找到了这家位于洪山广场附近的武汉金诚至鼎劳务有限公司。当时,接待他的是一个名叫陈某钮的浙江籍男子,陈某钮还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。

陈某钮称,可以介绍黄先生到澳大利亚去做擦车工,月收入在3万元人民币左右。于是,黄先生通过微信转账支付了1.98万元材料费、服务费和递签费,陈某钮开具了收据,和黄先生签了一份居间合同,收取了他的护照,称到时候出入境部门会给他打电话核实一些信息,预计在今年正月十五过后派他出国务工。

之后,因为疫情爆发,陈某钮在微信上告诉黄先生,出国打工时间需要延后。

直到今年6月份,陈某钮通过微信给黄翔发来一份资料,里面有黄先生的个人信息,但里面租房信息、公司信息等资料都是伪造的。陈某钮说,这几天香港办理出国务工的机构会给黄先生打电话核实,叮嘱黄先生按资料信息回答。

“为什么签合同时,说是出入境部门电话核实,现在变成了香港的机构?”黄先生说,他有些怀疑,但还是答应了。6月底,黄先生接到一个香港来电,对方询问了相关信息,黄先生一一作答。“但那个资料太复杂了,不可能完全答对。”黄先生说。

后来,陈某钮回复黄先生,称他没能通过电话审核,无法办理出国务工,相关费用也不能退。不过,陈某钮又提供了一个手机号码,称对方姓龙,后面如有机会,龙某会帮忙介绍出国务工。

不过,黄先生一开始还能拨通龙某电话,但对方后来也不再接听来电,陈某钮电话也不接,微信也不再回复。

涉事中介并非对外劳务合作企业

黄先生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他在网上搜索发现,很多人的遭遇和他相似,而且这家武汉金诚至鼎劳务有限公司已人去楼空。

“我和好几名受害者取得了联系。”黄先生说,他和另一名受害人冯先生约好,于11月16日赶到武汉。

冯先生是咸宁人,他介绍,自己也是从微信朋友圈看到了出国务工广告,找到了这家公司。他签合同的日期也是去年12月23日,接待他的也是陈某钮,也是说可以安排他去澳大利亚做擦车工。

“我当时查了一下,发现这家公司是2019年7月份注册的,有些担心,只交了1万元。”冯先生说,到了快过年时,陈某钮来电称,过了正月十五就可以安排出国务工了,催促冯先生交剩下的9800元,冯先生通过微信转账补交了。没想到两天后武汉封城,出国务工一事也无从谈起,但陈某钮此后没有提及出国务工一事,还称暂无法办理退款,让冯先生等。

冯先生称,他曾多次来武汉,这家公司的办公室一直关门。“以前里面还有电脑,后来电脑都被搬走了。”冯先生说。

天眼查信息显示,这家武汉金诚至鼎劳务有限公司所在的地址为华银大厦1004室。记者来到大厦10层,发现办公室大门紧锁,墙上挂着的展板还印有多国的国旗。玻璃门上,贴有华银大厦物业张贴的催款通知,称公司欠缴物业费5778元,电费1611元。在大门下方,还贴了一张A4纸,上面写着业务联系陈经理以及一个手机号码。

记者拨打陈经理电话,以及黄先生提供的陈某纽、龙某以及公司渠道部张经理的电话,均已关机。

冯先生说,目前陈某钮已将他微信拉黑。但其他受害者反映,有人用陌生微信号添加该公司工作人员,发现对方还在朋友圈发布出国务工的广告。

记者添加陈某钮的微信,对方的微信名为“A出国劳务”,但对方未通过验证。

记者在商务部官方网站查询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名录发现,湖北省共有20家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名单,武汉金诚至鼎劳务有限公司并不在其中。

16日下午,黄先生和冯先生来到武昌区公安分局中南路派出所报案,民警给他们做了笔录。“希望能找到公司相关人员,追回我们的损失。”黄先生说。